龙坛书网 > 武侠仙侠 > 半仙 > 第六六零章 还真是狡猾
    牧傲铁起先以为自己闯入的是一个树洞,深入其中后才发现并不仅仅是树洞,还是人工打造的通道,他拐过弯后,看到了层层而上的台薄</p>

    通道内也长了不少那种散发着微微光辉的青苔,凭他的修为足以看清通道内的环境。</p>

    青苔犹如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脚感舍适,可牧傲铁落脚却有些艰难。</p>

    盖因一脚下去青苔上便有一道流光倏地流逝而去,这让他很是紧张,然却别无选择,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前行。</p>

    神树躯干确实太大了,内部通道四通八达,稍微深入便如同进入了一座迷宫一般。</p>

    环绕上升到另一层后,牧傲铁看到了厅堂般的场所,却见顶上和四周墙壁上堆叠攀爬着密密麻麻的五彩蜂,不过蜂群不够活跃,慢慢涌动着,似乎进入了夜间休眠状态。</p>

    地面上倒是没什么五彩蜂,只有少数似乎“睡不着“的在地上爬来爬去。</p>

    五彩蜂的眼睛折射着青苔光芒,无数光点点,似乎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你,这场景令人疹得慌,牧傲铁却不得不咬牙冒险硬闯,为了救庾庆也算是豁出了性命,四处观察,看哪里有蜜巢。</p>

    神树上方的树权平地上,歌舞已经停了,甚至连火光都黯淡了许多,那些个大火炉子只有一尊在燃烧。</p>

    无论是向真,还是花衣男子,都在盘膝打坐状态中,一个固脸颊潮红着,都在强行抵御着脑海里翻腾的情欲。</p>

    总的来说,向真还要好点,他还能运功抵御,不至于那么难受,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媚药的药性确实是太厉害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是头回着了媚药的道,令他的心神亦屡屡失守。</p>

    花衣男子和阿赤、阿橙则没他那么轻松,他们无法运功抵御,是在活生生凭意志去硬打媚药的药性,以致于身子不时会微微颤料。</p>

    目前除了硬扛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皆在强行对抗自己的天性。什么叫修行?就是跳出原来的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p>

    一点流光从下方传导而来,点亮了他们上方的碧绿藤叶,一片藤叶翠油油发光闪亮了一下。</p>

    紧接着,又是一点又一点的亮光传导上来,不时让上方的藤叶一闪一闪。</p>

    硬撑的三妖皆抬头看向了上方不时闪亮一下的滕叶,阿赤沉声道∶“有人闯入了宫内。“</p>

    花衣男子皱眉不语。</p>

    间声抬头的向真问了声,“什么人?“</p>

    都不知道,阿橙道∶“我去看看。“n</p>

    花衣男子嗯了声,“你现在的状况不行,阿青和阿蓝那边最晚应该是在天亮前,如果是昆灵山的人,非必要,能忍则忍,不要发生冲突。“</p>

    向真有点不明白这位妖王为何突然变得这般忍让了,他至今都不知道媚药对妖干他们的影响有多大</p>

    谁知花衣男子又道∶“阿赤,你也去,如果是小胡子他们来了,不能让他们脱身,不能让他们落在昆灵山的手上,明白吗?不惜代价也要拿下他们!“</p>

    阿赤和阿橙不由相视一眼,只有两人明白这个“不惜代价“意味着什么,等于他们当中起码得有一个需要强行催动修为拿人,无异于自尽。</p>

    但两人还是毫不犹豫地齐齐拱手领命道∶“是!“</p>

    “按理说应亥不会是/小子他们从时旧上来管应亥尸经毒发了,应亥已经躺了,想来也来不了,不太口能拖到现在跑来。本干倒是有</p>

    点奇怪了,中了毒都不来寻找救治,难不成是不知解毒法门,还是自有解毒良方?“</p>

    嘀嘀咕咕的花衣男子有些匪夷所思,同族是肯定不会骗他的,既然说那几个家伙都被蜇的不轻,那就肯定是真的,结果等到现在都未能把人给逼来,很是让他意外。</p>

    他有所不知的是,首先是庾庆觉得自己师兄弟几个浸泡过地泉,区区蜂毒应该奈何不了他们,因为他们在幽角埠就试着尝过一些毒,那些毒对他们没用。</p>

    其次是撞上了昆灵山的弟子,惧怕桓玉山,也可以说是被桓玉山给吓的跑太远了,等到感觉到不对,已经晚了。</p>

    向真绷着嘴唇不吭声,如果那几位真的是毒发身亡了,也不能怪这边对他食言了。</p>

    阿赤和阿橙不管那些个,身上双双妖气喷薄,骤然化作了两只体型硕大的五彩蜂,一闪飞去,遁入了向下的树洞内。</p>

    等他们现出原形飞到下面,找到了牧傲铁时,牧傲铁也找到了蜜巢。</p>

    蜜巢其实并不难找,进入神树内部没多远就有,他眼前此时有大量的存在。</p>

    牧傲铁站在一块垂挂而下的巨大巢脾前,挥舞手中剑,慢慢拨开攀爬覆盖在巢脾上的蜂群,发现晚上的蜂群很温顺,并无太大反应,这才放心施为。</p>

    露出的每一个蜂房口子都有小茶杯口子那么大,他一眼就看到了里面光润的蜜浆,只是感觉这珍珠般的色泽有点不像是蜂蜜。</p>

    时间上,还有此地的危险环境,都来不及慢慢核实,为了确认是不是蜜浆,他一根手指翟进蜂房里沾了点出来,往嘴里一放,顿感香甜满、</p>

    不远处,两只体型硕大的五彩蜂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用怀疑了,这口感就是蜂浆。</p>

    牧傲铁哪还敢犹豫,一剑横切,直接将巢脾切了一大块下来。</p>

    然此举立刻将夜间温顺的五彩蜂给激怒了,一开始是几只发出了激烈的“嗡嗡“声,然后此间蜂群瞬间如同从沉睡中唤醒了一般,当场就对牧傲铁这个入侵者展开了进攻。</p>

    身在五彩蜂的老巢里,牧傲铁避无可避,也不管那些了,直接抱了一块巢脾就跑。</p>

    也不还手,任由围攻,罡气能不能护住都不重要了,反正自己也不怕蜂毒。</p>

    无数五彩蜂的围攻下,连前面的路都看不清了,真正是强行硬冲</p>

    外面花草丛中躲藏的南竹一听前方树洞里传来的轰鸣般的“嗡嗡“声,连就知道出事了,正提心吊胆之际,忽见一道人影闪出,不由站了起来。</p>

    被蜂群追赶的牧傲铁从他身边一闪而过,“快走!“</p>

    南竹哪敢犹豫,立马撒腿就逃。</p>

    集体追杀的蜂群一闯入茫茫夜色中,瞬间就乱了套,陷入了夜色中似平立马分不清了方向,难以再追赶。</p>

    紧急逃窜的师兄弟二人不时回头,发现蜂群不追了,顿时都松了口气。</p>

    南竹看了眼牧傲铁手中的东西,略喜道∶“得手了?“</p>

    牧傲铁嗯了声,又不时回头,有点奇怪道∶“这么大动静,凭那王的实力不可能察觉不到,我们闯入他老巢盗取东西,他为何不追赶?“</p>

    这么一说,南竹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惊疑道∶“是不是那花粉已经奏效了?“</p>

    牧傲铁∶“也就是说,他可能已经着道了,那咱们还跑什么,何不趁机过去拿下?“</p>

    南竹摆手道∶“别闹了,现在是节外生枝的时候吗?老十五等着解药救命呢,万一咱们猜测有误,岂不是误了老十五的小命。直要着道了,按藤妖的说法,三天之内都行,先救人,人好了再来。“</p>

    牧傲铁想想也是,这个时候确实不宜拿老十五的性命冒险,不过他又有疑虑,看了看手上的巢脾,“蜂王若真的着道了,那这蜜浆能给老十五他们吃吗?“</p>

    说这话时,想到了自己之前为了确认是不是蜂蜜,也尝了一口,不免有些担忧。</p>

    同为洒过花粉的人,南竹自然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之前只想着弄东西救人,还真没往这上头去想,此时也不免迟疑,“看那蜂群的数量,都能把神树给笼罩了,里面应该远不止你切的这点吧?“</p>

    牧傲铁∶“自然是远不止,怕是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p>

    南竹犹犹豫豫道∶“能波及那么大的范围不成?随便切了一块而已,应该不会那么凑巧吧。“</p>

    对此,两人都不敢确定。</p>

    思虑再三后,南竹忽目光一闪,不知想到了什么,突一本正经伸手道∶“给我。“</p>

    牧傲铁∶“没事,不重。“</p>

    南竹干脆直接伸手就将那块巢脾给夺了过来,一根手指蘸了蜜浆就要往嘴里舔。</p>

    牧傲铁见状大惊,明这玩意可能有问题,哪能让师兄冒险,紧急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干什么?“</p>

    南竹这才不得不解释道∶“我先尝尝,万一有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p>

    这是想以身试毒?牧傲铁愣了一下,刚想说,要试毒也用不着你来冒险,不是还有两个人质么,念头转到此处,忽恍然大悟,猜到了老七这家伙的企图,顿又想到自己尝过了,当即拒绝道∶“不用,之前为了确认是不是蜂蜜,我已经尝过了,用不着两人都冒险,咱们总得留一个清醒的以防万一。“</p>

    这话说的有理,肯定要留一个清醒的,南竹嘴角抽了一下,一时也找不到了其它理由,当即叹道∶“有没有问题都不重要了,都得给老十五服用,总比丢了性命的强。“</p>

    牧傲铁点头,表示认同,也放开了他的手。</p>

    两人并未一直直线逃离,途中不时改变方向。</p>

    洞口,百里心悄悄走了出来向月色下四处张望,眼中略有焦虑,洞中的向兰萱已经陷入了昏迷,秦傅君也已经是神志不清,庾庆的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可出去弄解药的人还没回来。</p>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之前的理解有误,找水而已,怎么会找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p>

    神树上,重新化作人形的阿赤和阿橙快步到了花衣男子身边,禀报道∶“大王,就一人,已经走了。“</p>

    花衣男子皱眉,“就一人?什么人,跑来干什么?“</p>

    阿橙∶“是昆灵山的弟子,割了点蜜浆就跑了。“</p>

    花衣男子顿一脸狐疑,“昆灵山弟子能有这么大的胆子?“</p>

    由不得他不怀疑,连桓玉山都不敢造次,区区一个昆灵山弟子怎么敢偷闯进来割蜜?</p>

    阿赤道∶“昆灵山弟子穿的衣服是统一的门派服饰,很容易辨别,族人确认过了。“</p>

    花衣男子不解,“不中蜂毒,冒险跑来割蜜做甚?“一旁的向真突然出声问道∶“来人长什么样?“</p>

    他其实很关心庾庆他们的生死,尤其是庾庆,也可以说是只关心庾庆。</p>

    被两人这么一问,阿赤和阿橙不知想到了什么,忽有些惊疑,面面相觑。</p>

    最终还是阿未惊疑看向道∶“现在想来来人还直有点像是向先生说的那个大块头,个子我还不高一点身体健硕面部有棱有角方方正的脑袋“</p>

    话还没说完,向直便肯定道∶“不是昆灵山弟子,是窦关。“</p>

    他现在都不知道牧傲铁的真名。</p>

    花衣男子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冷眼扫向了两名手下。</p>

    阿赤和阿橙顿时战占战兢兢。</p>

    好在花衣男子并未过多责怪他们,只是一声冷哼,“还真是狡猾你们也有够蠢的,一件衣裳就把你们给蒙过去了,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解药,怎么办?“</p>

    等于是他用蜂毒把人给逼来的企图泡汤了。</p>

    被指责的二人一脸尴尬,他们是听向真形容过牧傲铁的容貌,但又没见过,族人言辞凿凿说是昆灵山弟子,他们自然就信了,没想到外面的人这么狡猾,果然是传说中的人心难测。</p>

    回过头的花衣男子又皱着眉头嘀咕了起来,“中了毒居然还能扛到现在··“</p>

    向真倒是松了口气还能跑来弄解药,就说明“张之辰“他们打住了,弄到了解药就更不会有事了。</p>

    就在阿赤和阿橙被训斥的当口,神树内部,大头正在悄悄乱闯。它本是好奇之下跟了牧傲铁闯进来的,也做好了跟牧傲铁一起离开的准备,谁知牧傲铁割了蜂蜜闹出了巨大的动静,蜂群的攻击态势汹涌,它自然是哪里看起来比较安全就往哪躲了。</p>

    偷偷摸摸的,哪里蜂少就往哪里钻,好在它块头小,牧傲铁又为它吸引了注意力,一路或躲在角落不动,或装死的,总之找到空子就钻。</p>

    钻来钻去的,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钻到了哪个地方。</p>

    鬼鬼崇崇的,最终摸到了一个隐蔽空间内,一个连一只五彩蜂影子都看不到的地方。</p>

    确认暂时安全了,它才振翅落在了隐蔽空间中央的一个类似木析的上面。</p>

    翅膀刚收起,刚歇脚,它似乎又被周围的环境给吸引了,不时转着圈的打量四周。</p>

    这是个半球形的空间,除了一些青苔的光芒,没有任何其它光源,光线昏暗。</p>

    但是此间青苔的光产有些奇怪,不像外面其它地方的青苔是铺开式的生长,这里有的地方长了,有的地方没长,因而形成了一道道奇怪的发光纹路。</p>

    只有穹顶上的青苔组成的纹路不显怪异,也好辨认,因是三个微微发光的字体,是“小虫经“三字。</p>(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