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现代言情 > 在他深情中陨落 > 第1000章 被挟持
    车成俊这绝对是有点凡尔赛了,这让凯特公爵听到,得吐三升血。

    楼萦白了车成俊一眼:“你要不想坐,让我家白斩鸡上。”

    万扬正在吃瓜子,双腿搭在椅子上,倒是悠哉:“我倒是想,血统不纯啊。”

    冷锋说:“我干了十几年警察,没想到有朝一日在y国帮着篡位。”

    苏卿纠正道:“请注意你的用词,咱们这是拨乱反正,不是篡位。”

    y国对宗教信仰是很重视的,在皇室,宗教信仰更是重要。

    陆容渊搂着女儿陆颜,嗓音沉沉:“我们把你推上位,至于你以后怎么打算,你自己决定。”

    现在暗夜牵扯进来了,那就只能把车成俊推上去了,如果车成俊不想坐那个位子,等局势稳定,可以随时换人。

    车成俊心里也是这样打算的。

    夏宝吃着水,摸着肚子:“可以干饭了吗?”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陆容渊起身:“其余人可以干饭了,夏天,你把跟凯特公爵最近来往的各国人员名单整理出来,还有他们的行程,录音记录,最好有视频。”

    夏天手里一直抱着笔记本电脑,在陆容渊他们聊天时,他一直在整理这些。

    “是,爹地。”

    这是陆容渊给夏天锻炼的机会。

    夏天想黑入凯特公爵家里的ip地址,也不是难事。

    楼萦感慨了一句:“果然是亲爹。”

    亲爹才能干得出这样的事,大家都去吃饭,亲儿子干活。

    暗夜分部的伙食非常好,楼萦与白飞飞都是孕妇,经不得饿,都往食堂去了。

    苏卿问:“飞飞,大婚不是还有六天吗?”

    按照皇室礼仪,还有六天的活动。

    白飞飞说:“我称病推了。”

    苏卿:“……”

    婚礼也能推,牛啊。

    在白飞飞眼里,真正意义的大婚,一天就够了,剩下的那是皇室的礼仪,跟她没关系。

    苏卿领着三宝四宝去食堂,厉婉与秦震天,中午时就送回帝京了。

    这边不安全,把人先送回去,他们也安心。

    夏天一人坐在院子里干活,夏宝月九这两人也无情的把夏天抛弃了。

    三宝吃饭吃到一半,拿了个鸡腿给夏天送去。

    “大哥,我特意给你拿的。”三宝一脸献殷勤的表情。

    夏天双手在电脑上快速敲打着键盘,电脑屏幕上出现一组组代码。

    编程结束,才有空咬了一口鸡腿。

    三宝一脸崇拜地盯着电脑屏幕上:“大哥,好厉害。”

    虽然三宝还啥也不懂,拍马屁那是信口拈来。

    夏天一边吃着鸡腿,一边说:“等你明年就可以上岛学习了。”

    夏天完成陆容渊交的任务,抽空又登入社交软件,特意去看了一下霍一诺的近况。

    霍一诺的极少发动态,上一次发动态,已经是半个月前了。

    半个月前,霍一诺代表霍氏家族出席了一场拍卖会。

    霍一诺作为全场最小的拍卖人,加上她的身份背景,十分受关注。

    霍一诺的社交账号上,只写了一句话,准确的说,是两个字:感恩。

    下面配着一张图片,是霍一诺的近照,只是一个侧脸。

    三宝捧着脸:“一诺姐姐更美了。”

    霍一诺的侧脸是最完美的,小小的瓜子脸,五官精致,带着几分不可侵犯的高贵优雅。

    夏天嘴角不知觉上扬,小丫头在悄悄长大。

    夏天清理掉浏览痕迹,退出社交软件。

    夏天一直都有关注霍一诺的动态,不过他从来没有让霍一诺知道,只要知道她好,他就放心了。

    白飞飞一行人吃了晚饭,坐在一起喝茶吃水果,一点要夺位的紧张感都没有,一群人仿佛就是来旅行的。

    这时,白飞飞接到吴佩蓉打来的电话。

    通完电话,白飞飞与车成俊交换一个眼神,两人一起走出了暗夜分部。

    她与吴佩蓉约在附近咖啡馆见面。

    董庭炜也在,他是来接吴佩蓉的。

    吴佩蓉这是打算回去,特意来向白飞飞告别的。

    吴佩蓉原本就是打算等白飞飞婚礼结束就去出家,去寺庙赎罪。

    见着白飞飞,吴佩蓉非常高兴,笑着说:“夜里天冷,怎么穿这么少。”

    车成俊在一旁替白飞飞说:“妈,怀孕的人体质燥热,没事的。”

    吴佩蓉对车成俊这个女婿,那是挑不出一点毛病,见车成俊这么护着白飞飞,她心里更是高兴。

    “看着你们好好的,那我就放心了。”吴佩蓉拉着白飞飞的手,说:“妈准备回去了,特意来跟你说一声,小车,飞飞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飞飞。”

    “妈,你就放心。”车成俊满眼都是白飞飞。

    董庭炜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妈,她找的可是皇室的王子,拥有王位继承权,你就别担心她了。”

    董庭炜知道董家的悲剧怪不得白飞飞,可他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做到不带任何私人情绪。

    董长年惨死,董家落败,这一切都是从白飞飞出现开始。

    董庭炜现在的处境,肯定是比不得以前的,心里对白飞飞也生出一丝怨怪。

    吴佩蓉皱眉,作为母亲,她夹在中间是为难的。

    一向淡然的白飞飞,也呛了董庭炜一句:“以后遇到困难,可以来找投奔你姐夫。”

    董庭炜脸色难看:“……”

    吴佩蓉看着儿子女儿这样,她也不好说什么,董庭炜起身:“放心,不会有那天。”

    说着,董庭炜丢下一句:“妈,我在外面等你。”然后就出去了。

    董庭炜一走,吴佩蓉说:“飞飞,别跟你弟弟计较,他心里不痛快。”

    “嗯。”白飞飞也不想让吴佩蓉不高兴。

    车成俊识趣,知道母女俩有话说,他借口出去了。

    等车成俊走后,吴佩蓉拉着白飞飞的手,看着她的肚子,说:“皇室动荡,你不说,妈也知道,妈先回去,就不在这拖你后腿,飞飞,不管你做什么,记得,安全第一,别让妈担心。”

    “妈……”白飞飞欲言又止:“车成俊他可以帮你忘掉一些不愉快的。”

    吴佩蓉摇摇头,笑道:“不用了,它们都是我的记忆,无论好的,坏的,都要学会去接受。”

    她不想做一个稀里糊涂的人,也不想忘记陈振兴或者董长年任何一个。

    这两个男人,无论给了她什么记忆,她觉得,她应该记住它们。

    白飞飞也不好再说什么,吴佩蓉是晚上十点的飞机,母女俩也没聊太久。

    两人在咖啡馆分开,董庭炜带着吴佩蓉前往机场,白飞飞站在路边目送。

    车成俊搂着白飞飞的肩膀:“舍不得?”

    白飞飞说:“我妈太苦了。”

    “天冷,回去吧。”

    车成俊牵起白飞飞的手,就在他们准备回暗夜分部时,突然,几辆车拦住他们的去路。

    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车王子,王妃,跟我们走一趟吧。”(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