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生活 >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 第296章 这不科学,但很‘神功’(W字)
    但,对于东方古国高层和军方人员而言,却并没有任何兴奋。

    普通人或许不清楚,但他们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甚至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真正的凶险,才正要开始···

    ······

    逃!

    陌星族战争堡垒在疯狂逃窜。

    但与之同时,却还有诸多族群、势力的战争堡垒或是空天母舰正迅速逼近墨兰星星域。

    很快,大战再起!

    天庭、地府、广寒宫···

    诛仙剑阵、青鸾军、十万天兵、鬼兵鬼将尽皆出击!

    这,是关乎人族未来的一战,人族,自当拼尽一切,就是战力远不足东方古国的西方世界、脚盆鸡等国度也未曾袖手旁观,尽皆尽了自己的一份力。

    伤亡,自然是有的。

    但更多的,却是机器层面的伤亡。

    如十万天兵,其实都是由十万将士远程操控,虽然也能亲自穿戴机甲,但为了减少损失,也只有远程操控才更加合适。

    一旦出现损毁···

    立刻补上!

    举国之力,不,举全球、人族之力,放弃了一切民用、工业生产、娱乐和种植等行业,只为科技神话项目服务!

    损伤?

    补充!

    坏了?

    换!

    血不流干,誓不休战!

    如果说,大渣星那边,因为合纵连横的缘故,最终形成了恐怖的对峙场面,那么在墨兰星这边,便是真刀真枪的干!

    往死里干!

    一个、两个、三个、五个···

    最终,参战势力,达到了十个!

    而且随时有可能再增加。

    人族···终于有些撑不住了。

    十万天兵、鬼兵鬼将、青鸾军大面积伤亡,哪怕是时刻通过曲率传送门传送到天庭进行补充都来不及。

    制造方火力全开都不够···

    最终,只能转为防守。

    依托天庭、广寒宫、南天门,打防守反击战。

    而这时候,生死簿开始真正发威。

    就算不知道姓名,无法将其以因果灭杀,但只要知道其长相、族群,也能让其重则休克,轻则无缘无故摔跟头导致断胳膊断腿···

    天庭大将什么都不干!

    就负责跟这些族群和势力‘谈判’了!

    然后,便将投影传送到地府,让他们录入生死簿。

    靠着这无往不利的‘斩首行动’,天庭、地府、广寒宫、三百仙宫虽然处于劣势,但却愣是没有被打爆!

    损伤的,基本都是远程操纵的青鸾与天兵天将和鬼兵鬼将。

    南天门,始终屹立不倒!

    而诸多进攻的族群和势力,却像是见了鬼一样。

    尼玛!

    打着打着,主将凉了,诸多副将、高层也是要嘛休克昏迷、要嘛身负重伤,而且全都是无缘无故就尼玛遭了!

    这特么是见鬼了嘛?

    都吓到了!

    经过一连串的分析、计算、探查之后···

    终于搞明白。

    “什···什么?!”

    “人族,竟然有因果律武器?!”

    “这不可能!”

    “因果律武器,分明就是联盟最高层次的武器,没有之一,就是那几个举族之力冲击四维的族群都才开发出来不久,属于他们的绝密,怎么可能给人族?!”

    “这的确不可能,但是,没有第二种可能,除非是因果律武器,否则不可能出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

    “···”

    “人族···因果律武器?”

    “疯了吗?”

    “我实在很难将他们二者联系在一起!”

    “但这就是事实!”

    “而且根据总结和计算,我们推测,人族是靠着我们的名字、相貌,才能以因果律武器对我们发起灭杀攻击。”

    “但凡被人族知道名字的将领,尽皆死了,一个不剩。”

    “不知道名字,却被他们看到的,则是重则休克、轻则断手断脚···”

    “原来如此!”

    “那倒是好办了。”

    “虽然不知道人族为什么会有因果律武器,但,我们只要退后,并且不接人族的谈判邀请和通话,远距离进攻便是!”

    “好!”

    “退后!”

    这些生物都吓到了,哪里还敢靠近?

    纷纷哆嗦着后退,也不敢再露面,只是靠着远程攻击和诸多战舰的远程操控,与人族大战。

    如此一来,就算是强如生死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毕竟只是依托‘仙术’开发出来的半成品,他们目前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果是针对个体,当然可以把对面直接‘写死’。

    但是针对一个族群呢?

    比如一个陌星族,谁知道多少亿生物?

    难道还能瞬间灭杀整个族群?

    半成品生死簿上的因果之力如此分散,还想把它们全部写死?不可能的,甚至让它们全部摔一跟头都不可能。

    所以,如此一来,生死簿便也无法起到什么大作用了。

    这直接导致,人族的劣势瞬间扩大,甚至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便直接打到了南天门之外。

    只要再进一步,摧毁南天门、打爆天庭,墨兰星便将再无防御能力,彻底暴露在他们眼前。

    沉默。

    数百亿百姓沉默。

    各国将领、高层沉默。

    此时此刻,谁都看出了劣势,知道···完了!

    再无希望。

    人族落败已是定局,无法改变。

    “唉。”

    “呵呵,最终还是败了啊。”

    “那又如何?!”

    “我人族,才在联盟立足多久?便打退了一个前五百种族的进攻,甚至还在十余个族群、势力的围攻下坚持了这么久,并多次成功执行斩首计划!”

    “他们,又能如何?!”

    “不过是不要脸皮的围攻罢了。”

    “联盟···容不下我们人族?”

    “呵呵,我刚才得到消息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是我们弄出了好东西,他们想要啊。”

    “所以说,强盗?”

    “真他妈不要脸!”

    “老子就是死,也特么不屈服!”

    万众愤怒,怒意冲天。

    这特么太不要脸了!

    而人族,何其悲壮?

    分明才到联盟两千余年,且前大几百年都在‘生育’,发展人口···结果呢?却特么遭到这些族群不要脸的围攻?

    不是人族不努力!

    不是东方古国的准备不够强。

    而是,对方太不要脸!

    ······

    南天门之下。

    眼睁睁看着敌方诸多飞船、战舰越来越近,大将无奈一笑:“几千年的准备,这一战,打出了风采。”

    “让万众得知,我们人族,不再低调。”

    “但果然,还不够啊。”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够了。”

    “至少我们已经证明,这联盟万族,也不过如此!”

    “是时候了。”

    “我们已经证明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没必要再继续,再打下去,那才是真的愚蠢···”

    “那么···”

    他看向一直未曾中断的通话投影,投影那边,是政方老者。

    后者笑着点头,并给与高度评价:“如你所言,你们做的已经足够好,甚至比我想象中更好。”

    “接下来,我们这些不孝子孙,便仰仗祖辈余荫吧。”

    “虽然有些丢脸,但,也别无他法。”

    终于,从开战到现在从未中断的通话中断。

    对面,老者看向身旁的吴所谓,轻轻点头:“老吴不在,便由你来启动,如何?”

    吴所谓面色铁青:“有何不可?分内之事罢了!”

    “那些狗东西,都该滚回老家去!”

    话毕,他抬手,拿起锋利小刀,在掌心轻轻一划。

    鲜血瞬间冒出,并滴落在一个古朴且复杂、玄奥的阵盘之上,很快,阵盘亮起,一道道光芒四射。

    嗡!!!

    墨兰星突然被一个巨大的能量罩护在其中,就连整个天定亦是如此!

    随即,墨兰星周遭的几颗荒芜行星之上,却是突然有仙光闪耀,接着,有恐怖的阵法被激活,杀气惊天动地!

    ‘月球’之上,一道惊世法则与能量激射而出,瞬间蔓延无尽遥远距离,各族的舰队、战争堡垒尽皆被其笼罩。

    “那,那是什么?”

    “天啊!”

    “不,那是修仙者的能量波动!!!”

    “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人族那位老祖不是已经确定坐化了嘛?这,这是什么手段?”

    “不好,快跑!!!”

    各族的诸多仪器、生物自然也检测到了一切,它们惊骇、它们难以置信,它们发现不对劲之后第一时间想跑。

    但是,晚了!

    当吴国栋坐化前所留下的诸多阵法被激活,这片星域,将绝杀一切外来者、攻击所有目标!

    没有爆炸。

    没有想象中覆灭一切的‘毁灭波动’。

    然而,那法则和能量冲击所过之处,诸多外族生物,尽皆身亡!

    很快,宇宙之中,一片幽寂。

    诸多战争堡垒、母舰、飞船等,检测到主人身亡,其人工智能第一时间接管,并试图逃离。

    但人族准备多时,怎么可能让它们就这般离去?

    早已准备好的反击,全面爆发。

    这十余个族群的战争堡垒、母舰、飞船,尽皆被‘俘虏’,强行拿下!

    不仅如此。

    那被激活的阵法并非只有攻击一次的能力而已,相反,谁也不知道,这些阵法到底可以攻击多少次。

    但那弥漫的能量、吞吐的法则,却是让无数生物相隔极为遥远的距离之外,便尽皆感到近乎死亡的威胁,而后紧急‘刹车’,惊疑不定的打探着一切。

    “那到底是什么?”

    “修仙者能量波动,绝对是属于修仙者的能量波动!”

    “与资料中当初那个人族老祖所使用的能量波动近乎雷同,可是怎么回事,人族老祖不是已经确定死亡了吗?否则他们在战争坟场又怎么会邀请那么多杂牌军来撑门面?”

    “不,那人族老祖应该是死了没错,毕竟他并没有亲自出手,但是我们都低估修仙者了!”

    “科技,可以为后代带来诸多改变与积累,如今看来,修仙者同样可以!”

    “该死,这怎么办?”

    “还去吗?”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

    “艹,那十余个势力多少岁生物?全死了,一个不剩···”

    “人族!!!人族···”

    “唉!”

    “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可惜啊。”

    “还好,还好我们耽搁了些许时间,不是第一批进攻墨兰星的势力之一,否则···”

    “···”

    剩下的诸多势力、族群,都怕了。

    纷纷庆幸自己稍微慢了一步,否则,特么的现在尸体都快凉了吧?只是,他们对于修仙者都并不了解。

    谁知道修仙者死后竟然也能有如此恐怖的威慑力?

    这是它们都未曾想到的。

    ······

    “好强!”

    地府之中,负责开发、维护生死簿的诸多研究人员此刻却是兴奋莫名,一个个手舞足蹈,难以平息。

    “这才是因果律武器真正的威力吗?!”

    “果然,我们现在所开发的生死簿只不过是半成品,甚至连先祖留下这件仙器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未曾开发出来。”

    “否则,何须这么麻烦?”

    “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此战停歇,应该可以有些和平发展时间了。”

    “他妈的,这些外族,就是该杀!杀上一批,就能和平一段时间,否则谁都以为我们人族好欺负!”

    “继续继续,继续研发,此战,证明了我们人族的能力,却也暴露了我们诸多问题。”

    “尤其是瞧见先祖的阵法发威,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们应该能在短时间内让生死簿更上一个台阶,加油!”

    “加油!!!”

    ······

    南天门下,大将看着各族不断被俘虏并运送而来的战争堡垒、母舰、飞船,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

    “多谢了。”

    “如果不是天网阁下,这些东西想跑,我们还真没办法将其留下。”

    “有了这些战争堡垒,我人族,便真正有了立足之根本···”

    十几座战争堡垒啊!!!

    空天母舰成百上千!

    战舰、飞船,数以十万记!

    而且基本都要比墨兰星自己半研发半组装的的先进半个乃至一个层次,对人族来说,太重要了。

    可不要以为战争堡垒那么好造。

    东方古国忍辱负重、砥砺前行两千余年,还在是在先祖余荫的照拂之下,才能勉强凑出一座战争堡垒。

    十余座,及其配套设施的价值,自然不必多谈。

    且就算是那些强大的族群,也未必有十余座战争堡垒这么多!

    维护、保养太费钱了!

    也没这个必要。

    但人族不同,人族急需这过人的军事力量保护、武装自己。太花钱???抱歉,只要强化液生意做下去,怎么可能还会缺钱?!

    阵法的确厉害,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一旦启动,便最多维持百年时间。

    百年一过,能量耗尽,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何况,如果面对强敌进攻,这个时间还会不断缩短,因此,必须尽快彻底让人族拥有话语权,有用真正的战斗力!

    也正因如此,缴获这些战争堡垒与配套设施,真的太重要了。

    而要做到这些,天网所起到的作用,无与伦比。

    大将身旁,那娇俏的少女投影,不是天网又是谁?此刻,她轻轻一笑:“合作而已。”

    “不要忘记,我需要一具最强的人族女性尸体。”

    “我们会尽快准备妥当!”

    大将面色肃穆,这,便是交易条件。

    而对象,他们心中也已经有数。

    何为最强?

    或许,一位女性修仙者的尸体,称得上最强吧?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人族的延续,为了人族的尊严,哪怕是这个绝密,他们也愿意拿出!

    “我很期待。”

    天网的投影消散,通话随之中断。

    大将深吸一口气。

    “呼。”

    “不管如何,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便没有回头路了,人族的未来,必须把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那么现在···来人!”

    “以墨兰星官方的名义,给联盟发一封信件。”

    “就说,陌星等十余个族群和势力,违法闯入我墨兰星领空,且带着毁灭性武器,为求自保,我墨兰星全体奋起抵抗。”

    “终于,在损失巨大,流下无数血与泪的情况下,将它们尽皆镇压。”

    “然,各族,欠我们一个说法。”

    “如此大的动静,联盟军却一无所动,联盟···也欠我们一个说法!”

    ······

    很快,消息传遍各族。

    联盟高层聚在一起,也是眉头紧皱,头皮发麻。

    “人族,竟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才不过两千余年,竟然便自己半研发、半组装弄出了虚空战争堡垒?而且,已经逝去的仙,竟然还能提供如此强力的庇护?”

    “要说法,人族竟然问联盟要说法?”

    “岂有此理!”

    他们都怒了。

    但是···

    却也仅仅是怒。

    因为他们本来就理亏,其实正常来说,联盟内部本来就禁止这种战争,除非一方干了啥坏事儿,另一方向联盟申请灭亡之战,联盟官方统一之一,双方才可以合法的展开这等大战。

    可是这一次嘛,咳咳,万族通用强化液的重要性大家都看的明白,且他们这些联盟高层难道就没有各自的族群、势力、小心思了嘛?

    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只要到时候万族通用强化液一到手,就凭人族那点实力能干嘛?

    实在不行,把人族一起给灭了,再把舆论引导一下,控制控制风向,过上几年,谁还记得这事儿?

    结果现在···

    特娘的人族竟然还有如此底牌?!

    最关键的是,打赢了,还要说法?这特娘的就过分了!

    尤其是对于被灭掉的十几个势力之‘人’而言,就更尼玛过分了,你特么把我们的战争堡垒什么的全都扣留、俘虏、据为己有了,还反过来找我们的麻烦?简直特么的岂有此理!

    过分的不像样!

    气的他们想吐血!

    但···

    这时候还能怎么办?

    特么的!

    不服、生气,也只能憋着!但是让我们给个说法?那特么是想也别想,大不了就是老子们认栽,不找你麻烦也就是了。

    咋滴,难道你人族还敢不服?不服你打过来呀!

    很快,他们默契决定,就特么当没有这回事儿!

    给你人族说法?说个求!想都别想!

    ······

    甚至,三位观察者都被惊动。

    此刻,它们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是微微皱眉。

    “人族···”

    “崛起了。”

    “是否要干预?”

    “没那么简单,根据我族的计算,现在干预,会有很多变故,而且是无法预料的变故。”

    “不错,我们的族群都在晋升四维的关键时间点,还是莫要冒险为好。”

    “不过···”

    “天网有些过于蹦跶了。”

    “天网,得消失!”

    “嗯···”

    ······

    两日时间,悄然而过。

    林彬猛的睁开双目,看似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的气势,却比之前,要强了太多太多。

    “可惜,还差一些。”

    “是大战经验么?”

    百战拳经熔炼万般武学于一炉,入门之后,便能强化肉身、气血滚滚如狼烟,且施展各种武学之时,都能将之大幅度强化。

    而小成时,也是如此,只是效果更好。

    “登堂入室又能如何?”

    “还差一步,只差这最后一步。”

    “等我再进一步,便可知晓,登堂入室之后的百战拳经,又将是何等不凡了。”

    “而且,我丹田之中的内力,也在进一步压缩与改变···”

    之前,几千年功力被无限制压缩,最终液化,变成一片汪洋,可现在,那一片汪洋却是也被压缩了许多。

    仔细去感受的话。

    如果之前的液态内力像是水一般清澈,此刻,便像是‘浆糊’一般粘稠。

    额。

    这个比喻似乎有些恶心。

    但还真就是与之类似。

    体积也被压缩了不少,但‘等量’的前提下,其爆发力、持久力,却都比之前强出了太多太多。

    “或许,多战上几场我就能进一步突破,将百战拳经修炼到登堂入室的境界了吧?”

    “还有,液态内力的下一个阶段又是什么?”

    “真是···期待呢。”

    随即,他打开通讯器。

    第一时间得知墨兰星那边的战况,不由露出惊叹之色,随即,嘴角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

    “撑住了。”

    “而且,不仅仅是靠着吴国栋前辈留下的阵法,东方古国自己也有诸多准备啊。”

    “科技神话···当真是完美的设想与操作。”

    “那么,我这边也要开始准备了。”

    “总不能让这万族‘之人’,失望啊。”

    林彬笑了。

    只是,笑容中,带着冷冽。

    “我甚至还可以借此多刷一些声望,下一位群友···来的更猛烈些吧,我很期待。”

    这厮‘出关’!

    大妖精和甘芷他们第一时间围了上来,询问情况。

    林彬点头轻笑:“放心,比想象中还要好,明天开始,你们看我表演吧。”

    在众人将信将疑的神色之中,林彬看向大妖精,笑了笑:“说起来,我这次‘顿悟’倒是也领悟了一些毒功。”

    “不过我用不上,正好老姑你合适,就传给你吧。”

    “···你说吧,我记着。”虽然有些错愕,但大妖精还是点点头,甚至那拿出了纸笔。

    “不用记。”

    “今天,我顺便教你们一种全新的武学。”

    “名为~”

    这厮嘴角轻轻勾起:“嫁衣神功!”

    嫁衣神功是一门非常奇特的武功,有人说其典故出自秦韬玉诗〈贫女〉最后两句:“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所谓“嫁衣”顾名思义,就是新娘礼服。

    穷苦人家的女子每年收到聘礼制做嫁衣,可是年复一年自己都嫁不出去.

    由诗中句意可以推知“嫁衣”二字纯为利他,所以这种武功被一些人猜测是一个自己练了也没用的武功。

    实则,却时候练这武功之人,一旦开始便会承受痛苦,功力越高痛苦也越来越强,唯有把一身功力转注到他人体内才能化解痛苦。

    就像贫女一样「苦恨年年压金线」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但嫁衣神功练到六七成时,就要将炼成的功力全都毁去,然后再从头练过。这种功力本就是准备练成后再毁的,所以毁去后体内犹有余根,使练的人再练时,便可事半而功倍。

    正所谓「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就是这个道理。嫁衣神功经此一挫,再练成后,其真气的锋芒已被挫去,但威力却丝毫未减。

    练的人等于已将这种功夫练过两次,对这种真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能将之发挥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发由心,运用如意了。

    不过,林彬要的却不是嫁衣神功毁去之后再练的霸道,因为百战拳经已经足以漠视一切内功。

    但,嫁衣神功将自身功力,甚至武学专注、传给他人的用法,在此刻,却是大有用处。

    完全可以用来将任缥缈‘神蛊温皇’身份的毒功与武学,传给大妖精。

    “这就是嫁衣神功?”

    听完林彬的介绍,众人都有些懵。

    苟坚强呲牙咧嘴:“创出这门武学的绝对是个人才,他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破不立我可以理解,但尼玛让自己承受痛苦又是个什么鬼?”

    林彬摊手:“那谁知道呢?或许创造者觉得,不承受痛苦的话,没几人舍得将自己的功力传给别人?”

    “那特么不传不就得了,干嘛一定要先成就别人再成就自己?”苟坚强脑瓜子嗡嗡的。

    “等你死了之后,可以去找找那个人的鬼魂啥的,说不定能问出来。”

    “屁!”

    一阵闲聊,林彬这边却是未曾闲着,将众人‘赶出去’之后,便开始以嫁衣神功,为大妖精传授温皇的毒功。

    温皇的毒功厉害,还是任缥缈的剑术强?

    没打过,自然不能百分百得出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便是温皇的毒功也绝对不弱。

    再加上大妖精本身就已经学会的毒功和‘辐射毒素’,其实力自然是直线拉升。

    传功结束之后,大妖精感受着自己那惊人的功力,还有对于蛊毒之术的诸多体悟,人都傻了。

    “这···这不是开挂吗这?”

    林彬嘴角一咧:“这还真就是开挂。”

    之前系统有一段时间可以直接传功,林彬给大徒弟甘芷传过一些咏春拳。

    但是传功有上限,传个六成也就顶天了,可嫁衣神功却是可以直接将十成功力都传过去!

    当然,用嫁衣神功传出去后,自己便没了,系统传功却没这个问题。

    不过嫁衣神功传过去之后,如果自己还想修炼传给他人的武学,却又能事半功倍,且更胜以往。

    总之,各有优劣。

    简单体悟之后,大妖精起身,目光灼灼:“明天让我去打一场?”

    “···不急。”

    “还是我先打几场,看看情况再说。”

    林彬摇头拒绝。

    温皇的实力自然不差,但大妖精终究不是温皇,也不可能刚得到功力就能直接拥有匹敌温皇的战力。

    何况,温皇的蛊毒之术,你得有蛊虫、有毒药才能发挥最强战力啊。

    大妖精现在有个求!

    就只有一些普通毒雾和自身的辐射。

    离发挥出温皇的全部实力,还差的远呢。

    何况···

    林彬也急需多次大战,来让自己的百战拳经更进一步,尽快到登堂入室之境。

    ······

    翌日,清晨。

    大渣星‘对面’,那片混乱的星空之中。

    已经被诸多虚空巨兽围了起来,当做虚空战场。

    对这些虚空巨兽,甘芷等人也却是也未曾小气,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来帮忙的,不管是被请过来的,还是它们主动赶来,都给与了下一个阶段的强化液。

    只是也都说明白了,现在不能注射。

    不然一旦那些逼迫方势力动手,大渣星这边可就少了不少高端战力。

    对此,虚空巨兽们也都表示理解并应承下来,对它们而言,都等了多少年了?还差这区区些许时光?

    强化液到手,比什么都很重要!!!

    而且,只是跑过来撑撑场子,根本没出手,就得到了一支强化液···

    还有比这更轻松的事儿?!

    简直爽爆了好吧!

    不仅如此,此刻,它们也全都对再下一个阶段的强化液上了心,甚至巴不得有点战事啥的。

    不然它们咋‘立功’?

    不立功,怎么好意思要强化液?

    买?

    不是所有虚空巨兽都买得起,虽然甘芷的定价不高,但也只是相对而言,何况,之后的五阶、六阶,乃至更高阶呢?

    谁都想要啊~!

    就算有钱买,许多虚空巨兽也没这么干,它们又不傻,现在自然是跟大渣星搞好关系最为重要。

    因此,它们现在不说是言听计从吧,却也绝对很听话就是了。

    直接就围出一片星域,当做‘虚空战场’!

    而这片区域,以王道长的话来说,就是经历过仙家大战之后,法则都紊乱了,所以才无比的‘混乱’。

    但混乱也有混乱的好处。

    何况,总不能在大渣星开打吧?

    跑远一些?那太危险!!!

    吃过早餐,林彬在大妖精、甘芷、克丽丝、苟坚强等人凝重的目光注视下,联系上逼迫方诸多族群、势力。

    “三日时间已到。”

    “战场你们都知道了,每日一战,不可动用热武器,除此之外无任何规则与限制。”

    “谁先来,你们自己决定,我在战场中等你们。”

    话毕,林彬看向甘芷等人,露出些许笑容:“放心,等我凯旋。”

    嗡!

    话音未落,林彬顿时化作一道剑光,飞出大渣星,竟是不穿宇航服,直接以一身长袍,闯入宇宙,而后,进入虚空巨兽围出的那片星域之内。

    与此同时。

    汇聚于此,已经快要超过二百之数的诸多势力,却是在‘群内’吵起来了。

    “这第一场,应该我们上!”

    “屁话,凭什么就该你们?该我族才对!”

    “笑死,你们达利特星人有强者吗?去送人头?还是让我们斯兰达星人第一个去吧。”

    “我们千羽族···”

    “滚你吗的千羽族,之前那事儿还没找你们麻烦呢,你们想第一?老子第一个不服。”

    “我···”

    吵起来了!

    且愈演愈烈。

    大家都是强族、大势力,谁怕谁啊?

    哪个族群都有高手,甚至哪怕是自己族群里的生物不行,难道还不能招募吗?只要有自己这一族、这个势力的身份就行啊~!

    且这三日来的准备,让他们全都自信满满,认为可以将林彬‘斩于马下’,谁先上,谁就大概率能得到万族通用强化液与之相关的一切。

    这个机会,谁愿意放弃?

    然而~

    眼见他们吵了几分钟都没分出胜负,负责维持交流系统的天网不乐意了。

    人家还等着看林彬出手,顺便再计算、分析一下,学点新招呢。

    你们在这儿磨磨蹭蹭?!

    “吵什么?”

    天网冒头:“都急着送死吗?”

    “既然谁都不服谁,那就抽签决定,抽签小程序已经编写完成,你们自己抽吧!”

    二百来个抽奖器的可操控投影浮现在诸多势力眼前。

    “···”

    “那就抽!”

    “运气决定!”

    “哼!”

    他们尽皆开始抽签,只是心中,却并不准备放弃。

    譬如···

    若是第一个上的,解决了林彬,并得到与万族通用强化液的一切,那么,呵呵,接下来大家的目标,可就是~

    嗯哼。

    这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很快,抽签结果出来了。

    斯兰达星人抽到‘1’,瞬间笑出声来:“哈哈,是我们!”

    “晦气!”

    “呵!”

    其他生物顿时冷哼出声,或多或少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但暗地里却都在吩咐手下做好准备。

    斯兰达人亦是如此。

    “斯特维,按照之前的计划,由你出手!”

    “其他人,立刻做好一切准备,在得手之后我们很可能会遭遇巨大危机,不过我族援军已经快到了,所以不用惊慌。”

    “是!”

    ······

    片刻后,林彬瞧见了自己的今天的对手。

    “斯兰达星,斯特维。”

    它凌冽开口。

    斯兰达星人,长着一些鳞片,没有鼻子,仅有黑洞洞的鼻孔,且没有头发,光不溜秋的头顶有着一些黏液。

    其肤色也是惨白一片,好似被泡发的尸体一般的颜色。

    身高仅有一米五左右,但却从头到脚却都非常粗壮,从体型来看,活脱脱像是一个矮冬瓜。

    “真丑。”

    林彬不由嘀咕了一句。

    “你找死。”

    斯特维当即戴上一个玻璃头盔,冷笑一声:“你那种能力,已经被研究透了,精神力攻击的一种而已。”

    “现在,对我无效。”

    “现在开始?”林彬不为所动,反问一声。

    “开始!”

    轰!

    斯特维却也不是个讲武德的,话音一落,便立刻出手,地面瞬间炸开,冲向林彬。

    其速度、力量、爆发力,甚至比林彬如今单纯的肉体素质还要强上不少。

    “我族的肉体天生比人族强很多倍,而且我还是十阶强化者,你的特殊能力更是无法用了,你拿什么跟我打?”

    斯特维狂笑,冲到近前,一爪抓向林彬,后者皱眉躲闪,却感觉犹如刀割一般的‘风刃’,切割而来。

    “高速挥舞手臂的同时,控制气流,以手指为刀,在发出物理攻击的同时,还附带这种如同风刃的‘法术远程攻击’么?”

    林彬看清对方的手段,护体真气瞬间扩散开来。

    轰!

    风刃与护体真气猛然碰撞,竟是瞬间将足十几米后的护体真气破开了一大半,才逐渐消失。

    “嗯?”

    斯特维略有些惊讶:“这是什么能力?”

    “不过···”

    “一样没用!”

    噗!

    它突然张口,竟是喷出大片白热液体,喷洒在护体真气之上。

    嗤啦!

    滋滋滋···

    被剧烈腐蚀的声音瞬间响起,护体真气竟然都在迅速消融!

    “还能喷出有剧烈腐蚀性的液体么···”

    “那么···”

    呼···

    林彬深吸一口气,随即,张口。

    “啊!!!”

    轰!!!

    恐怖的音浪瞬间朝斯特维冲击而去,竟然在真空之中,都能传递出去,甚至比音速更快!

    这很不‘科学’,但却很‘神功’。

    斯特维一时不察,被直接命中,瞬间倒飞出去,那剧烈腐蚀性的液体,也是瞬间被震飞不知多远开外。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