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武侠仙侠 >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 第350章 追杀 (求订阅)
    韩普和吕乐疑惑时,另一边,酒肆内的混战却已经渐渐走向尾端。

    此时的酒肆,四面墙壁全是血痕裂痕,地上铺满尸体与残肢断臂。

    浓郁的血腥之气将本来馥郁的酒气压下,看起来宛如修罗地狱一般恐怖。

    厮杀至今,原本热闹的数十人,竟然只留下了不到十人。

    死的大多是刀口舔血的江湖武夫,也有六七个无辜的卖酒女被误杀,还有数个功夫不硬,胆小的,已经破窗而逃。

    留下的,则多是强悍勇猛,武道高明之人,分而战之,彼此形成一个牵制和平衡,诸如仙鹤手周庆,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这坚毅沉稳的汉子也是强弩之末,沸腾狰狞的杀气渐渐平复,双眼恢复清明,方才反应过来,此时场中形势已然大变。

    原本,借着众多武者之威,他尚能与诚意伯杨家公子相争,如今自相残杀之后,他不过孤身一人,且内力损耗大半,其余武者也多是如此。

    再加上人心不齐,相互防范,如何能与以逸待劳的伯府高手相争?

    心下便有几分退意,更多的是悔意,早知如此,便不该利欲熏心出手。

    杨宏此时也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时机,一声令下,原本围聚在他身边的数个伯府武士持刀剑冲上前去,将仅剩的几个高手当成山林中的猎物猎杀,虽美玉直接取得战绩,却也将这数人打的节节败退。

    杨宏乃是伯爷公子,能派到他身边听用,保护他安危的,武道功夫必然不俗。

    而他本身,则是持着三尺长的宝剑,冷厉而肃杀的朝着仙鹤手周庆逼近。

    他性格有异,睚眦必报,认为之前错非周庆甘心当那个领头羊,仅凭酒肆这些乌合之众,未必有胆子和他僵持,甚至企图夺取蛟龙鳞。

    更因为如此,导致他被区区一个飞贼挟制伤害,让他受到奇耻大辱。

    故而,杨宏深恨周庆,心中决断,非杀之而后快不可。

    外加此时他已经掌控全场局势,周庆武道虽强,经过一番厮杀苦战之后,一身实力十不存三,正是他报仇的好时机。

    杨宏出手也不含糊,一剑刺去,劲风萧萧,剑锋如灵蛇一般,朝着周庆的肩井穴点去。

    剑势又快又急,表面看来,颇有几分煌煌大气,乃是以力以正取胜的剑法。

    实则剑路阴狠刁钻,后续的隐藏变化,不是朝着喉咙,就是朝着脑袋,誓要置其于死地。

    杨宏作为伯爷之子,先天起点便远高于普通武人,因为他有高明的武血功法修行,强大的武者指点,不间断的资源供给,堆也能堆出不俗的身手来。

    唯一的缺点,也是这些王公贵族普遍的缺点,大概便是缺少历练厮杀,功夫再高,难以尽数发挥,远比不得一路从江湖底层拼杀起来的武者凶悍。

    他的剑法也是如此,高明,精妙,这是独属于剑法本身的层次,可惜,却缺少一股血与火的淬炼,华而不实。

    周庆就是一个底层武者出身,历经多年,才博得一个仙鹤手的称号,虽目下实力大降,但眼力未损分毫,非但不闪不避,反而迎着剑锋而上。

    出招直接封死杨宏剑招的后续变化,以求强碰强,硬碰硬。

    手如鹤喙,表面浮荡起一层虚幻不可见的紧致内力,无比精准的啄在剑身之上,发出叮当的一声清脆响声,犹如金铁相撞。

    周庆本就是强提所剩无几的内力抵挡,当即被剑身之上所蕴藏的强劲内力所反噬,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鲜血,然而他不怒反喜,借着回震之力,双臂张开,如仙鹤亮翅一般,滑翔至蛟龙鳞所在的南墙边。

    这是在争夺蛟龙鳞时,不知是谁以内力飞旋龙鳞,破杀数人血肉之躯,最终嵌在墙壁上的。

    周庆腾跃而至,脚踩着累累尸骨,单掌按在露出墙体的半片蛟龙鳞,狠狠一扯,便将蛟龙鳞拽出。

    做出这番动作的周庆仍没有任何的迟疑和停留,蛟龙鳞到手之后,回身同时,双足连连飞踢,气劲激荡,将地上的尸体,破碎的桌椅残骸等,通通踢向杨宏,以阻碍对方靠向自己,为自己逃跑争取时间。

    杨宏眼睁睁看着周庆借着反震之力夺得蛟龙鳞,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手中宝剑更是舞成一团绚烂盛开的银色鲜花,剑光花团锦簇,剑劲如电闪雷鸣,将飞来的所有之物通通斩成碎片,一时间血水如暴雨而下,碎裂骨肉、木块如雪花飘落。

    活生生将堂堂一个贵族公子,给浇成了沐浴鲜血的凶残恶魔。

    因为酒肆正门被堵住,所以周庆并没有选择从大门逃跑,而是提气如飞鹤,反身直入酒肆的后院,准备从后院冲出这个是非之地。

    杨宏浑身滴着鲜血,杀气腾腾,紧随其后,虽然身边再无一人跟随,却毫不畏惧。

    刚刚周庆以仙鹤手硬撼其手中宝剑,他已经敏锐察觉到,对方的内力所剩不多,已经受到内伤。

    而内力为武道之本,一个内力不济,又身受内伤的人,他要是再拿不下,那趁早别在外面抛头露面,干脆回家里混吃等死得了。

    和之前常林刻意吊着两个伯府的护卫不同,周庆是真想摆脱杨宏,却力有不逮,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接近。

    这酒肆的后院颇大,东西两面院墙高高垒起,正北方向则是数间主人家日常休息与酿酒藏酒的房间。

    周庆身法奇快,跑进后院后,眼见积雪重重,未曾清扫,单掌拍击,雄劲的气劲流泻而出,使得院内厚厚的积雪仿佛海浪一般,朝着刚刚追出的杨宏涌去。

    白雪森冷,飘飞间阻人视线。

    杨宏也颇有急智,单脚在雪层之上一扭,气劲化作弧形朝着前方扫射,将翻涌而来的雪浪直接崩碎,同时身与剑合,化作一道如流星般的剑光朝着周庆的后背刺去。

    嗤的一声,破空之音传来。

    空中飞溅起点点还冒着热气的血珠,落到地上后,瞬间将白雪消融成几个拇指大小的孔洞。,

    杨宏飘然落地,心中振奋,这一剑,虽未能直接取周庆的性命,却也给对方的后背开了个口子,鲜血汩汩外流。

    若是还剧烈运动,运功奔逃,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失血过多而彻底失去行动力。

    喜欢神话从童子功开始请大家收藏:神话从童子功开始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longtanshuw.cc)